千里的期盼和牵挂

发布时间:2018-02-23   字体显示:【 】   阅读:
                                                    千里的期盼和牵挂

仙游小众姓氏之二人姓——

 核心提示:根据县公安局提供的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8月18日零时,仙游人口仅有2名的姓氏共有55个,分别为左、宗、兆、樟、枟、印、羊、扬、小、旺、凃、檀、谈、粟、肃、硕、审、商、荣、丘、卿、谯、普、莆、皮、裴、牛、宁、牟、闵、良、粟、冷、郎、邝、鞠、靳、户、荷、和、桂、广、郜、扶、芳、单、黛、呈、成、车、曾、布、薜、安、阿。日前,记者随机采访了扶、羊、牛、冷、莆五个2人姓,探寻姓氏来源,讲述这些小众姓氏人口的生活情况。

寻根问祖

  扶姓一说出自上古时期。大禹建立了夏朝,其手下有个叫作扶登氏的大臣,扶登氏的后代以扶为姓氏,是扶姓的最早起源。二说源出为复姓乞扶氏所改。三说出自汉代人巫嘉的后代,以赐名为氏。西汉初年有一个巫人叫做嘉的,相传嘉的母亲在汤溪边上遇到一条龙,回家以后就有了身孕,后来生下了嘉。嘉擅长于占卜,而且他所求必灵。因其扶掖汉室有功,深受汉高祖刘邦的宠辛,授以他廷尉的官职,于是赐给他名字叫扶嘉。他的后人于是以赐名“扶”为姓。

扶婷娟祖籍荔城区:
同甘共苦娘家常走动

扶婷娟陪女儿玩耍

  家住书峰乡四黄村的扶婷娟今年已经29岁了,十年前和丈夫黄典杭相恋,便从荔城区新度镇锦墩村嫁到仙游。如今,在丈夫和她的努力奋斗下,他们的日子过得日渐红火,两个女儿活泼可爱,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
扶婷娟告诉记者,在她的老家锦墩村,扶姓并不少,他们村姓扶的有100多人,至于从何迁徙而来她也无从所知,只记得爷爷奶奶那辈提起,扶氏宗亲在江西、湖南等地也有分布。
谈及为何从荔城区嫁到仙游时,扶婷娟笑着告诉记者, 2008年春天,丈夫在老家新度镇做水电工,自己也帮家里照看店里的生意。也许是因为缘分,一次偶然的相遇,他俩便坠入爱河,丈夫无微不至的关怀也深深打动了她。在老家,父母也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嫁越近越好,以后好有个照应。但是,因为爱情,父母同意了这门婚事,她便嫁给丈夫黄典杭。
      十年如一日,现如今,扶婷娟在家养家育女,丈夫在外奔波谋生存。“去年因为工作需要,丈夫在我娘家住了一年。”扶婷娟说,正所谓知足常乐,现在的交通也很便利,回趟娘家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行程,她也经常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上几天,虽然他们的日子比不上大富大贵人家,但是丈夫踏实肯干,嫁给爱情,她心里也由衷的满足。

 

寻根问祖

  羊姓,中华古老姓氏之一,共有四处来源,根据传统的说法,羊姓最早出自中华人文始祖之一的黄帝血统,是黄帝裔孙后稷的后代。羊氏的郡望共有三处,有种璧堂等多处堂号。历史上羊姓名人辈出,有晋代的羊祉、梁代的羊侃、明代的羊可立等。

羊东梅祖籍四川绵阳:
离家廿载春节娘家过

羊东梅在娘家

  在郊尾镇阳谷村,大部分村民都姓杨,因为这是杨姓人的聚居地,被坊间称为“杨寨”。不过,这个村却有一个无论是普通话或是本地话音都与“杨”姓相同的姓氏——羊。
羊这一姓氏在全县范围内都十分少见,阳谷村公所村民羊东梅也是杨寨唯一一个姓羊的人。记者来访时,羊东梅的婆婆告诉记者,儿媳妇几天前带着孩子去她的娘家四川省绵阳县探亲,今年打算在娘家过年。
记者从羊东梅的丈夫杨美明口中得知,羊东梅原本是四川省绵阳县人,1996年两人在四川相识相恋后,便回到杨美明的老家阳谷村生活。如今两人的一儿一女都已经成年,不久前孙子也出世,年仅42岁的羊东梅就成了奶奶。“她不爱打牌搓麻将,嫁过来一直都为家庭赚钱分担,人比较外向,还是村里女子腰鼓队的一员。”杨美明说道,在他口中,妻子是个传统持家的人,因为在仙游生活了20多年,她像大部分这一辈的莆仙妇女一样,传统、勤劳、持家。
杨美明说,妻子嫁得远难免会想家,隔几年也会回去一趟,有时候他陪她去,有时候孩子们陪着。今年是羊东梅的妈妈七十大寿,她带着女儿、儿媳妇、孙子回去探亲、祝寿。现在交通发达了,除了他们往四川跑,妻子的父母、兄弟姐妹也会到福建来游玩探亲,而他们家是必到的。妻子想念家人也会常常打电话或者通过微信视频,关心娘家人,缓解彼此的牵挂和思念。

 

寻根问祖

  冷姓来源一,春秋时期卫国开国君主康叔的后代,是一个用封地作为姓氏的姓。康叔名封,开始被封于康,康叔的后代有被封于冷水的,他们用封地作为姓氏,称为冷氏。来源二,出自西周时期王室大夫泠州鸠,属于汉化改姓为氏。在史籍《通志·氏族略》中记载:泠州氏,左传周泠州鸠之后。宋代羌族、现代苗族、土家族、彝族、满族、蒙古族、回族等民族均有冷姓。源于蒙古族,出自厄鲁特蒙古四部之一的辉特部,属于汉化改姓为氏。源于满族,属于汉化改姓为氏。据史籍《清朝通志·氏族略·附载满洲八旗姓》记载:满族博尔津氏,亦称波罗军氏,世居阿布海克勒伦(今内蒙古克鲁伦河流域),所冠汉姓为冷氏。

冷加建祖籍四川:
刮磨巧匠十年如一日

冷加建刮磨的产品

  冷加建原籍四川泸州人,2002年,为了谋生来到仙游打工。冷加建说,那时候纯粹只想着挣钱,却没想到在工厂里遇到了现在的爱人,并结婚生子,后来便安顿下来。
刚开始的时候,冷加建到处打散工。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下,他接触到仿古中的刮磨这项手工艺,起初只是为了谋生,没想到却也干了十几年了,手艺虽算不上“厉害”,但在业内也过得去,冷加建谦虚道。
说起刮磨,外行人听起来一愣一愣的,你可能会说那不就是雕刻呀,反正都是同种手工艺。冷加建说,刮磨在仿古家具制作中算是个冷门,它是一道需纯手工的手艺,光是工具——手工刀,就需要用到十几种不同的门类。冷加建告诉记者,刮磨是雕刻下面的一道程序,需要你把雕刻师傅雕刻出来的面、线条细化加工。如何把线和面的平整度、灵动感呈现出来,这就考验刮磨师傅的能力了。
冷加建说,慢慢地,自己已经喜欢上这门手艺了,因为它不仅能锻炼一个人的耐心,同时,当你完成一样家具时,自己也会有成就感,虽然它只是仿古家具制作中的一小道程序,但是它却能决定着一件仿古家具呈现出来的精致效果。
“平时上班时,一般需要长时间工作”。冷加建说,只要一有假期,自己总会叫上三五个朋友一起爬爬山,他是大蜚山的“忠实粉”。一是锻炼身体,二是呼吸一下仙游好山好水的“仙气”。

 

寻根问祖

  牛姓,牛姓出自子姓,为东晋国姓,得姓始祖是周代宋国君主宋微子之后裔牛父。牛姓起源有六种说法。
其一,源于牛国,出自西周时期“牛医先生”的封国,属于以国名为氏。其二,源于子姓,出自商王朝开国帝王成汤的后裔,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其三,源于官位,出自西周时期官吏牛人,属于以官职称谓为氏。其四,源于改姓,出自尞姓回复为牛氏,属于汉化改姓为氏。其五,源于民间,属于以职业技能为氏。其六,源于其他少数民族,属于汉化改姓为氏。

牛丽祖籍河南:
喜欢简单  为爱而远嫁

牛丽与朋友出游

  在盖尾镇盖尾村,牛丽正在为家人置办年货,庆祝即将来临的传统春节,这也是牛丽在仙游度过的第十几个年头了。
“年轻时,每个人都会做很勇敢的事情”,39岁的牛丽回忆起说,爱人年轻时在她的老家河南省工作,二人由此认识并结婚,因为对爱的信心和无畏的勇气作出了为爱迁徙的选择。牛丽告诉记者,起初本以为父母会反对,结果他们非常尊重她的选择,两老人家只是跟她说,自己的事情自己选择就好了,她便开启了爱的远行。
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说不怕,那都是假的。牛丽说,刚来仙游的时候,首先摆在眼前的就是很多现实问题,交流、风俗、人际、饮食等等的不习惯,尽管这让自己有很多的不适应,但是她并没有后悔过,爱人的细心照顾让她慢慢缓和过来。牛丽告诉记者,因为河南主要以面食馒头为主,所以自己常常动手,解解馋。现在,自己也学会了制作许多仙游的特色美食,两个孩子都十分喜欢吃她做的水饺和卤面。说起厨艺,牛丽脸上难掩幸福。
当记者问起这些年来,父母是否有来过仙游看过她时。牛丽叹气道,只有十几年前来过一次,父母看到她生活不错,便没有再来过了。牛丽说,“太远了,老人年纪也大了。自己现在要照顾两个孩子学业生活,因此也没怎么回去。”
“两个孩子,一个在读大学,一个在读高中,爱人负责挣钱养家,自己就负责柴米油盐。”牛丽说,这就是生活,简简单单便好。

 

寻根问祖

  记者查阅资料了解到,百家姓中并没有“莆”这一姓氏,实际上,“莆”或通“蒲”,为其简化字。
蒲(Pú)姓起源出有四:一、来源于封邑名。相传夏朝时舜帝的子孙被封在蒲坂(今山西省永济西蒲州一带),于是他的子孙就把封邑名“蒲”作为自己的姓氏。二、来源于一种称为蒲草的植物。东晋时期怔北大将军、冀州刺史苻洪的家中有一个水池,里面长了茂盛的蒲草。很多人看到以后都感到奇异,于是人们就把他家称为蒲家。三、出自少数民族,扈氏的后代,同样来源于蒲草。四、出自中东人后裔。宋、元时期,西域阿拉伯人东来经商居住后,即有以蒲作为汉姓的。得姓始祖:虞舜。

莆清藟祖籍不详:
因地得姓   渴盼寻双亲

莆清藟与家人

   “还真有这个姓啊。”得知记者采访的原由,家住鲤南镇横塘村的莆清藟颇为惊奇。原来,“莆”这个姓氏对她来说,不是血缘的符号,却是她追寻血缘的线索。
莆清藟是被抱养的,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脐带还连在身上的时候就被送人了”。莆清藟告诉记者,她的养父母是永泰人,38年前,养父来莆田务工的时候,在莆田汽车站碰到莆清藟的奶奶正抱着刚出生的她准备送人,心生不忍的养父便接下了这个孩子,直至养育成人,因地点位于莆田,便为她冠姓为“莆”。
38年过去了,莆清藟已经成为了4个孩子的母亲,养父母也定居在榜头,一家子人已经成为了彻头彻尾的仙游人。如今的她,夫妻生活和睦,膝下又是儿女成群,生活也算富足,“现在过得很幸福,但还是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莆清藟说。
物是人非,茫茫人海中想找到几十年前的人谈何容易。莆清藟如今仅有的信息碎片,便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可能是福清人,在莆田汽车站将她送走,曾在她六岁时来永泰寻过亲,却因种种原因,未曾见过面。
“他们以前应该都是有公职的。”莆清藟告诉记者,自己应该是父母的大女儿,因为二人有公职,又想要儿子,只得将她送出,好怀二胎。“被送养”这一芥蒂在已为人母的她心里早已看淡,如今的莆清藟只想见一见自己的亲生父母,了却半辈子的心愿。
采访中,莆清藟的丈夫和女儿也围坐在桌前,乐呵呵地为记者介绍她的故事,不时还调侃两句,对她如今唯一的心愿给予最有力的支持。

本版文图:今报记者  朱彬颖  陈祖强  黄剑普  陈慧贞

附件: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