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仙游家规家训

书香贯今传“六桂”

发布时间:2017-12-11   字体显示:【 】   阅读:

领  衔

书香贯今传“六桂”

度尾镇云居村翁氏宗祠

族人站在桌上研究牌匾字义

  说起翁氏,就不得不提起“六桂”,说起“六桂”,也避不开翁氏,二者因果相生。据史料记载,“六桂”起源于五代十国“六桂堂”,是洪、江、翁、方、龚、汪六姓的共称堂号。这六姓原是翁氏衍派在福建兴化府莆田县的第65代裔孙翁乾度的六子改姓而衍生的。据书中记载,翁氏始祖翁乾度,为避国乱,将六个儿子分姓为洪、江、翁、方、龚、汪,以备不测。
  莆仙翁氏历代祖先倡导读书,书香传承,造就了不少的人才,仅明清两朝就有进士:翁衡(洪武二十九年进士)、翁大立(嘉靖十七年进士)、翁元圻(乾隆四十九年进士)等。诗人翁承赞的不少名诗名句至今为人所称道,承赞工诗,与同时的黄滔、徐寅齐名。著有《谏议昼锦宏词》前后集,世久散佚,现传世的仅有《昼锦堂诗集》计48首,收入《全唐诗》的有37首。可见,在翁氏家族中代代传承“学而优则仕”的读书理念和追求。
   在园庄镇云峰村,谈及翁心原的故事,年长些的都能道出一二。相传翁心原生前十分爱读书,也曾多次参加科举考试,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他83岁之时考上了进士。然而,因为家中贫寒,他无法筹齐上任盘缠,最终郁郁寡欢而死。道光乙酉年,皇帝赐匾“极婺双辉”,以表其心。翁心原力求上进、发奋读书的事迹令人感慨,这块匾额至今也还高高地挂在翁氏祠堂正中央,影响和鼓励着世世代代前来祭拜的翁氏宗亲。
  今年75岁的翁开章就是在这样书香世代相传的环境中长大,他告诉记者,翁氏传到他这一代已经是72代了,翁氏先祖们崇文重教的家风历来不变。跟随翁开章来到他家,他指着后门一处低矮房子告诉我们,这曾是个私塾学校,数百多年前,翁氏另一支族人从岭北播迁到这里,最先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盖私塾学校,并从外面聘请先生进来上课。“大概在我三、四岁的时候,私塾学校才被翻建成像四合院一样的民房,我父亲、爷爷都在里面读过书。”翁开章介绍说,刚播迁至此,万事未定,艰苦的环境下先祖们依然坚持办校教学,足见对家族后代读书为人的重视程度。而在近代,翁氏族人热爱读书的事迹也屡见不鲜,上个世纪60年代,翁氏家族两年内考出了三名中专生;2014年,族内后生翁陈勋拿下全县理科状元等等。这些一度成为美谈,成为邻里乡亲个个称道的模范。
     据《翁氏族谱》上记载,由翁乾度派下分姓的六桂子孙,多半繁衍于闽、粤、台湾一带,历传至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繁衍至今,六桂宗亲可以说遍布世界各地,有着浓厚的乡情。在度尾镇云居村,这种宗族情谊就表现的十分明显,翁氏后人们团结一心,血脉相连。
  今年年初,西苑乡仙山村宗亲翁国金提议修建一条来往村道,并号召乡里200多位宗亲共同参与。经过多次奔走和协商,相关部门批复了在两地之间开辟村道的请求。于是,两地族人一起,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齐心打通了这条被山林阻隔的10多公里便道,增进了两地宗亲之间的密切交流。
  再过一个多月,从度尾镇云居村到西苑乡的“云仙村道”就要通车了,届时,西苑乡翁氏宗亲来度尾翁氏祠堂祭祖、共话乡愁就变得更加容易。村民翁金廉告诉记者,西苑乡和度尾镇共用一个翁氏祠堂,山路交通不便,让这两个地方的宗亲交流起来十分不易,“我们这两个乡镇之间没有路,来去之间都要绕山路,过山头,行程远且山路崎岖”。
  六姓联芳光海表,桂堂焕彩耀寰中。六个姓氏同根同祖,在百家姓氏中算是罕见,千百年来,翁氏后人仍以优秀家风和强大的凝聚力在华夏大地上繁衍生息。

翁氏图腾

  翁的本义是鸟头颈毛,是鸟一身之嘴上的毛。翁,引申为一家之长,父亲之义。翁人最初所居之地形,或所依之山形酷像一位老人,翁人以此山为氏族原始的图腾崇拜,以翁作为氏族名,以翁名山名地,所傍的河称滃水,最终发展为国,出现翁姓。

家风家训

翁氏祖训

传家有道惟忠厚,家世无奇但率真。
择居仁里和为贵,善与人同德有邻。
过客不须频问姓,读书声里是吾家。

传家之宝

“风水树”有了“身份证”

百年古樟依旧葱郁

  在园庄镇云峰村翁厝小组,有一棵树龄达数百年的樟树,枝繁叶茂,远近闻名。近日,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目睹了这棵生命力顽强、充满神奇色彩的古樟树。
  这棵樟生长在翁厝小溪边上,抬头仰望,大树十分繁盛,叶子郁郁葱葱,透着旺盛的生命力。古树高约20米,粗大的树干需要三四个成年人才能合抱住,树冠宽大,像一把绿色的大伞,呵护着翁厝的村民们。
  翁厝小组的村民对这棵樟树有着十分深厚的感情,尤其是老一辈人,他们称它为“风水树”。今年74岁的翁益国告诉记者,之所以称它为“风水树”,是因为以前溪水很深、很急,十分不安全,后来下游的这棵樟树逐渐壮大,根部向四周延伸,甚至蔓延至河道,大大降低了溪流的危险性。还有老人迷信翁姓老宗祠在古樟树的北面位置,溪水是向下游流,有古樟树在就寓意着翁家的风水就不会被冲走。就这样就久而久之,百年樟树“风水树”的称号就无可取代了。
   “我小时候,古樟树并不高,而如今我老了,它却越发有风姿,变成一棵大树,我看着它一天一天成长,它却见证我的一生。”翁益国告诉记者,如今这棵古樟树已经被政府列入古树名木保护名录,有属于自己的编号,就像有身份的人一样,受人尊重和保护。

采访手记

过客不须频问姓
读书声里是吾家

  族之有谱,犹邑之有志、国之有史,是中华民族传统的文化。如今仙游“百姓故事会”采访活动,已经采访了63个姓氏,而后面的姓氏人口也越来越少,但还不乏一些姓氏修谱、修祠之事,不乏一些热心姓氏故事之老人。而这些背后,大多是源于重视倡学兴教,勤读诗书的家风。
  人们常说“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书香门第始终把读书做人作为家族的传统、家族的表征,并把这条规则代代相传。就像翁氏先贤翁承赞“书斋谩兴”二首中写到“池塘四五尺深水,篱落两三般样花。过客不须频问姓,读书声里是吾家”和“官事归来衣雪埋,儿童灯火小茅斋。人家不必论贫富,唯有读书声最佳。”其对读书和读书声的推崇却跃然纸上,把点点夜读的灯火看成世上最美的风景,把节奏明快的书声当成人间最美的音乐,爱书爱读之情溢于字里行间。
  常言道,真正读书有成者,必经三种境界,那就是:过客不须频问姓,读书声里是吾家;开卷古人都在目,闭门晴雨不关心;不是老夫朝不食,半山绝句当早餐。在翁承赞看来,不管苦苦攻读能否富贵满堂,不管诗书满腹能否功成名就,只要一盏灯、一卷书,便拥有了世间真正的洒脱。翁氏后人也正是把这种以读书为乐的精神当做传世之宝,将读书世家引为自豪,倡学兴教,勤读诗书。因此,也鼓励着翁氏子孙继承先贤传统,知书识礼,励志好学,忠厚孝道,团结友爱,涌现历史上“六桂联芳”、“一门兄弟子侄四进士”等科举盛世。

凡人优品

老人向儿“借”钱盖宗祠

老人向儿“借”钱盖宗祠

  站在度尾镇云居村翁氏祖祠前,看着一步步完善建成的翁氏祖祠,今年76岁的翁开富满脸欣慰。
  翁开富告诉记者,原先的翁氏祖祠建于宋嘉定八年,但后来不知为何祖祠倒塌,这里成为平地。都说“万事开头难,只怕有心人”,说起重修祖祠,翁开富告诉记者,当时自己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祖宗能有个“遮头的地方”。他说他自己是个行动派,想到就做,但是事与愿违,一遇到跟钱有关的问题,就注定起一场大“斗争”,很多人不理解,误解的声音一大片。
  “我那时候一心只想着修建祖祠,小困难无法动摇我的想法”。翁开富说,没钱没关系,他组织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徒手起步,他们“自己挖地基,自己搭框架,能自己动手就自己动手”。
  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翁开富告诉记者,开工到一半因为资金短缺,实在无法继续下去,无奈之下他只能向三个孩子伸出援手。翁开富的几个儿子闻讯都很支持,小儿子出3万元,老大老二各出三四千元。翁开富说,小儿子看到自己组织修建祖祠这样困难,还主动去动员同辈的年轻人翁秋尾和翁福贵。两位年轻人听说是修建祖祠的事,二话不说一个拿出5万元,一个拿出4万元,为他们缓解燃眉之急。翁开富说,也多亏他们的及时援助,祖祠修建慢慢的上了正轨,后面很多宗亲们加入了修建祖祠的行列,有钱的人出钱,没钱的人出力。
  祖祠从2014年4月开始修建,中间因为钱的事耽搁了,但如今都大部分的程序已经完成,只剩下一些零碎小工程,为节省资金,他和宗亲们决定自己继续动手完成,翁开富说,只要想着马上就能让翁氏祖祠重现当年风采,自己再辛苦也没关系。

老妪收养“病”儿已十年

杨细妹紧紧搂着孩子

  园庄镇云峰村翁厝自然村的翁开贤和妻子杨细妹,从2007年至今,一直照顾非亲非故的患有软骨病的男孩。
  7月14日,在翁厝一队生产队长翁开华的带领下,记者一行来到一间古厝,见到了瘫坐在椅子上“志谦”。 尽管这个男孩子患有先天性软骨病,但在养父养母的悉心照料下,11岁的他却穿得干净整齐,长得也是眉清目秀。
  杨细妹告诉记者,2007年,她遇到了这个男婴,当时孩子只有六个月大,由清峰阁的尼姑收养照顾,或许害怕有人心怀歹意,尼姑只允许收养人在清峰阁里照顾孩子,不能抱养回去。杨细妹就在山上待了一个月,后来考虑家里的农田等活儿都没有照料,一再要求将孩子抱回家中照顾。
  她的丈夫翁开贤常年在外打工,赚了钱就把生活费寄到家里,给这一对“母子俩”开销。日常生活中,每逢孩子打喷嚏,或者稍有感冒的症状,杨细妹总是第一时间背孩子去看病。十多年来,孩子慢慢成长,但软骨症没有一点好转,甚至没有一点点生活自理能力。吃饭时间,她总是抱着他一勺一勺喂着,十年如一日。尽管如此,杨细妹仍然欣慰地说,“他长大了,可以自己坐在椅子上,很乖。”
  “每逢农忙季节,亲戚之间便会相互帮忙。她帮别人总是很卖力,却常常拒绝别人的帮忙。”翁开贤的嫂子郑金治说,她起初劝弟弟、弟媳把孩子送回清峰阁或者送往福利院,但是他们十分坚定。如今,清峰阁的尼姑已经过世,夫妇俩没有为孩子办理收养登记,也没有户口。他们很担忧,自己老了以后孩子该如何生活。

下一期:詹姓

欢迎讲述你的故事
新闻热线:8669900

本版文图:今报记者  郑丽  朱彬颖    薛燕辉    陈慧贞

附件: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