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仙游家规家训

水滴成海入“河东”

发布时间:2017-07-17   字体显示:【 】   阅读:

领  衔

水滴成海入“河东”

龙华镇林内村吕氏宗祠

虔诚的吕氏人

  吕姓在历史上出了不少名人,如战国秦国大臣吕不韦、汉高祖皇后吕后、三国时吴国名将吕蒙、唐初哲学家吕才、北宋大臣吕端、哲学家吕大临。他们的言行操守为吕家树立风范。
  数据显示,三国争雄时期,仙游吕姓人口不足两千人,主要集中在龙华镇林内村及枫亭镇九社村。尽管人口不多,但是吕氏一族十分团结,重视宗亲力量,在当地形成了良好的宗族风气。
  “我们姓吕的天上地下都有名人。”在林内村吕氏宗祠前,宗亲们十分自豪地告诉记者,该祠内供奉着祖宗的灵位,在灵位之上有被视为吕氏先祖的吕洞宾和姜子牙(吕尚)的像。每年正月初一、清明节、四月十四吕洞宾生辰、五月初五端午节、七月半、冬至日宗亲、族长都会来祭拜。
  行走在吕姓聚居的区域内,与吕姓人聊天,能明显感受到他们强烈的宗教信仰、宗族观念,以及致力发展团结的决心。这些观念和决心主要体现在村里宗祠、宫庙、寺院及辅路建设上。
  吕氏祠堂在文革期间遭到严重的破坏,1995年,3个生产队的宗亲共同筹资10万元,能募捐到10万元对当时贫困的小村落来说难能可贵。重修后的宗祠十分整洁宽敞,占地400多平方米,为宗亲聚会、祭拜提供充足的场所。
  林内村的正德堂供奉着三教先生林龙江,这座三一教祠始建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由靠近片区的信众(大部分为吕氏族人)共同出资建起的。最难得的是,在物质匮乏、资金有限的情况下,许多吕姓族人义务出力参与建设,“有许多六七十岁的老妇人每天都来挑土、平整、做苦力,中午自己回家吃饭,吃完饭再来。”该村老协会会长吕清连告诉记者。由于自建土房不是很牢固,2002年,宗亲们发起重建正德堂。之后几年间,宗亲们又相继筹资对正德堂的大埕、围墙进行修缮,才有了如今宽阔明亮的场所。
  耗资近万元重建的昭灵宫,占地一亩多,2006年、2010年先后建了宿舍、厨房、戏台等,每年九月十五都会邀请戏班前来唱戏热闹一番。2013年吕姓一族及附近村民共捐资65万元,修建了2公里通往天犀岩寺的水泥路。之后又完善了网络、厨房等公共设施。
  1996年便退休的共产党员吕文霖,几十年来参加见证了林内村吕氏的宗教发展。“信仰让宗族变得团结。”他说。
  吕氏宗亲的团结不仅仅表现在宗教建设上,还体现在宗亲之间的人道关怀。21岁的宗亲吕淑萍从小被亲生父母遗弃,几经周转被现在的父母抱养,2016年,已经怀有身孕的吕淑萍被查出患有白血病,这对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3月18日,宗亲吕金添在网络上发起募捐活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为她筹款近5万元。期间,吕姓族长、房长及村老协会、村民组长共同发起,每家每户主自愿为这位不幸的母亲捐款,共筹资5万多元治疗费,这其中一部分资金来自昭灵宫、正德堂等宗教单位。吕氏一族的关注和发动也引起了仙游县瑞容爱心协会会长林瑞容的关注,林瑞容带领志愿者前往慰问吕淑萍,并捐赠1.3万元救助款。
  如今,吕淑萍逐渐康复,她的孩子也平安降生。大家每每看到母子健康平安便感到欣慰和自豪,“现在孩子挺大了,很可爱,为他们感到高兴。”宗亲吕开清笑着说道。

吕姓图腾

  吕姓图腾, 是炎帝族支发明宫室型会堂的氏族的族称,吕由两个“口”组成,代表宫殿基址的平面图,上面的凤鸟代表炎帝氏大阳火鸟图腾。始祖伯夷父裔太岳分支。

寻根问祖

吕姓起源有三

  吕姓出自姜姓,是一个以国命名得姓的姓氏,起源有三:一是夏代共工氏的从孙伯夷,建吕国,后人以国为姓;二山西为吕人故地,后代因而仍用吕的故号;孝文帝时期,鲜卑族中的一些复姓氏族改为吕姓。
  五代时,宰相吕湮之孙占,号竟茂,于唐中和元年(881年),佐王潮、王审知兄弟率兵入闽,因功受闽王王审知嘉奖,“云告天下、诸姓唯吕氏如水有源”,并赐府第于泉州城内东街相公巷。吕竟茂为入闽吕氏肇基祖。
  龙华镇林内村是吕氏人口最为集中的一个村落,据村民收藏的“吕氏族谱”记载,该村吕氏是从龙岩地区迁徙来仙的,始祖吕庆斎,号朝敬。清朝时期,林内吕氏明山公生 6子,嘉庆年间,长子新春迁往别处,后又迁移到现在的枫亭镇九社村松树下居住,如今当地也有几百人。其他子则留在此处繁衍,人口逐渐壮大。

家风家训

《吕氏家训》

传家两字耕与读;兴家两字勤与俭。安家两字让与忍;妨家两字淫与暴。亡家两字盗与奸。
休寸猜忌之心,休听离间之言。
休做生分之事,休专公共之利。
休犯国家之法,休违社会之德。
吃紧在各求尽分,切要在潜消未形。
子孙不患少而患不才,产业不患贫而患喜张。
门户不患妻而患无志,交友不患寡而患从邪。
天地情长,人生常哀,生死何足珍!不肖子孙。
眼底无几句诗书,脑中无一番道理。
神昏如醉,体解如摊,意纵如狂,行卑如丐。
败祖宗成业,辱父母家声。斯人也,乡党为之羞,妻子为之沦。岂可为人乎!
家训,所镜。朝夕育恩,身体力行,永怀不忘。

凡人优品

八旬老人:数十年资助贫寒族亲

吕文霖

  今年83岁的吕文霖是吕氏四房房长,自从20多年前退休后,他回到龙华镇林内村黄坑自然村生活,重新居住在自小成长的古厝中。
  提起吕文霖,族人都说这是位热心人。每当遇上修桥铺路、捐建祠堂的事情,他很少推辞,慷慨解难,累计捐款多达数万元,演绎着一位平凡人热心公益的善举。
  吕文霖有一兄长,经济并不富裕,再加上其子体弱多病,令这个原本贫困的家庭更添负担。为此,吕文霖每月送去200元现金,帮助兄长贴补家用。同在资助名单里的还有吕文霖的妻姐,尽管妻子已经去世多年,这项资助却没有停止。
  “大姨子家住大济,现在我们年纪都大了,也不会用银行卡,往来不方便。所以我叫她儿子每季度来一次,一次性给300元。”吕文霖一直说,给的也不是什么大钱,不值一提。然而,做一件好事容易,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吕文霖资助贫寒族亲的行为已经坚持了至少10年时间。
  “人都会有老的时候,钱够用就好,剩下来的要干什么用呢?后代子孙自己想吃要去做。”吕文霖说。

采访手记

心之所属  风雨无阻

  6月2日,初夏的一场暴雨下个不停,每周五的百姓故事会系列采访活动却不能因此止步。待大雨磅礴间隙稍事休息,记者一行很快又启程。
  到达时,龙华镇林内村的六七位吕氏族人在正德堂一侧的偏房等候。一场关于姓氏文化的约定,因为双方的共同珍视,如约展开。
  根据全市2007年的人口姓氏统计数据,生活在龙华镇的吕氏族人数量占全市的四分之一还多,是全市吕氏人口最多的乡镇,其中大部分聚居在林内村。当天接受采访的族人多为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他们或从工作岗位上退休,或从家庭琐事中脱身,这个年纪的他们,把许多想法和精力贡献给宗族事业,无论是集资捐建吕氏宗祠还是每年的祭祀,都有他们忙碌的身影。
  因为雨势太大,祠堂里光线昏暗,雨声哗哗,每个人讲话都必须提高音量。83岁的吕文霖一边阅读百姓故事会的往期报纸,一边对照着在脑中寻找吕氏的故事,并逐一讲出来,与记者沟通是否为有用素材。一旁的吕国清和吕开清见其读报费力,当即搬来了人字梯,换上了一盏更为明亮的灯光。
  记者将前期搜集到的部分吕氏资料告知时,吕文霖像是偶遇珍宝一般,借用纸笔,一字一画地认真记下相关信息,并再三确认,一旁的其他老人也帮着指导他记录。
  心之所属,风雨无阻。就着成线落下的大雨,有一种可以称之为宗族荣誉的情感,在大嗓门、老花眼和互相举荐中冉冉升起。

传家之宝

族长制仍存:
宗族之事不得辞

  在全县吕氏人口最多的龙华镇林内村,至今保留着一项流传了百年的宗族制度,那就是族长与房长职务的设立。
  吕开清介绍说,吕氏选族长主要根据两项客观条件决定:一是辈分最高,二是辈分最高中年龄最长。现今的吕氏族长为“仁”字辈最年长者,其余各房房长同样按照此规定选定。这项宗族制度还将在吕氏一族中代代传承,让子孙后代知晓血脉之源。
  与封建社会中族长拥有总管全族事务“至高无上”权力不同的是,如今的族长更多倾向于象征意义,是族人对宗族归属的一份寄托。“每年的正月初六、九月十五等重要活动期间,族长和各房房长要全程跟拜,这是族长和房长的义务。”吕清连说,吕氏宗祠的大门钥匙也存放在族长和房长手中,非遇祭祀进香等要事,宗祠一般也不开门。
  然而,正因为族长为辈分最高的最年长者,在现实生活中会遇到这样一种矛盾:因身体原因无法全程祭祀跟拜。这时候,族长可以委托一人代行职务。不过一般还是以子、孙等近亲男性优先。
  现代社会劳动力流通频繁,许多人为了生计外出打拼事业。吕清连说,“即使在外做事情,长子如若遇到族长委托代行职务,也要克服困难回来参加,因为宗族之事不得辞”。

消失的技艺:
百年锁箱成“古董”

修锁箱

  近日,在枫亭镇九社村松兴小组村民吕玉富家里,记者看到了两个有100多年历史的修锁箱子,修锁箱看起来略显陈旧,但基本完好。
  在当时,这两个长方体的箱子合成一担子的左右两头,它们有着不同的功能。左边稍高的箱子共有三个抽屉,打开抽屉,可以看见里面装着铁块、锤子等工具,还散落着一些已经生锈的钥匙半成品。右边这个箱子则是古老的手动鼓风机。
  “现在村里只剩下这两个修锁箱了。”吕玉富说道,这两个箱子是用来给人配钥匙用的,原本还有一个炉子现在已经不知所踪。通过鼓风机可以给铁块加热,然后帮人打成他们想要的钥匙。
  吕玉富告诉记者,他爷爷叫吕八嘴,这些箱子是从他太爷爷那辈遗留下来的。在他记忆中,每天凌晨两三点,爷爷就会起床,带上干粮和水,用扁担挑着这些工具箱从家里出发,到莆仙一带帮人打钥匙和修锁。有时候一走就是两三天,最远曾到过闽南一带。后来随着社会的进步,这项传统的配锁工艺传到他父亲这一辈就停止了。
  虽然这些箱子现在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用途,但吕玉富已然将这一担子“古董”认真地保存起来。吕玉富觉得,虽然在很多人眼中它并不值钱,但却实实在在养活了一辈又一辈人,有时候它的历史意义比它的用途更加弥足珍贵。

下一期:唐姓

欢迎讲述你的故事
新闻热线:8669900

本版文图:今报记者  陈慧贞  林群  黄剑普

附件: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