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文化

故乡念想

发布时间:2017-02-10   字体显示:【 】   阅读:
       我的童年在乡下度过,那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年复一年,以为自己会渐渐遗忘故乡,但它反而成为时时牵动我思绪的地方。

  当年村里住着几个潘姓的户主,显得人烟稀少。由于日子过得贫穷,儿孙成家后大都去外面自立门户。爷爷与叔叔守着几亩薄田,面朝黄土背朝天,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一天里,长辈们忙完农活,草房的屋顶腾起炊烟,我端着粗瓷大碗,借着夕阳的余晖,在青石板上跳来跳去,惹得一群鸡鸭跟着我乱跑。这是一天中最快活的时光,因为白天我只能待在屋里。一次午睡醒来,蒙眬中见一只老鼠在房梁上穿梭,而我身旁居然还躺着一只不知哪来的黑猫,吓得我一声惊叫,硬是从门槛缝里钻了出去。

  绕过一道墙,是二爷住处,那块地界明显大些,水塘丰盈,果树浓密,几间瓦房夺人眼球。阵雨时节,瘦削的叔叔常搭着木梯爬上房檐,用草皮、石块压住被风掀翻的屋顶,屋内雨漏不止,经常连被子都会打湿。我当时觉得,生活最大的前程就是能住上不漏雨的房子。

  承载懵懂无知的过往,那块养育我的土地离我慢慢远去。低矮的茅草房,贫瘠的黄土地,拾柴挑水,睡草铺点油灯,苦寒的日子虽折磨了我的身体,却滋养了一颗善良的心。

  等我大些了,爷爷奶奶每去很远的田地劳作,就将我放养在村落。草垛旁,田岗上,邻家的墙角根,田野的土旮旯,都是我的游戏场地。记得奶奶赶集带回一朵海绵扎的胸花,鲜艳的光泽一下子吸引了我。平日所见除了门前的腊梅、海棠、梨花,只有入秋时节满野的棉花,哪见过如此艳丽的色彩。想来那竟是我童年唯一的饰品。

  该上学了,父母从部队去老家接我,见我泥不溜秋活像个“小叫花子”。此后每年寒暑假,父母都会带我回乡。那几间土屋散布在阡陌纵横的田间,七绕八拐地就迷失了来路。每当跋涉至此,总能在村口遇上远远迎来的奶奶。她戴着四季不变的花头巾,理着凌乱的盘发,笑得白发都亮了,“就知道今天有贵客到,树梢的喜鹊一早就喳喳叫。”

  你吃过土灶熬的豆粥吗?揭开硕大的木锅盖,一粒粒米豆在柴火的燃烧下珠圆玉润,绽开粉色的薄衣,露出白嫩的肚皮,冒着浓稠的泡泡。熄罢柴火,余烬里再焖上一会儿,刚才那活络的动静已悄无声息,代之一层浮着豆皮儿似的米油。奶奶为我撇上一勺,那醇香的粥皮啊,一口啜吸能黏住嘴唇,入口以后齿颊留香。我和姑家、叔家的几个孩子一碗接一碗地盛着粥,肚皮撑得溜圆。

  爷爷去世后,奶奶随父亲来到城里,叔也搬到了镇上,村庄再也没人住了。只有父母在清明节回去烧几沓纸,添几锹土。父亲告诉我,旧屋已坍塌无几,老树也被人砍去。逢到有雨,一双鞋能套好几斤泥。身虽未至,但衰败的故居已在父亲的话语里展现淋漓。

  岁月更迭,我依稀能闻到村口那株腊梅散发的幽香。朵朵鹅黄的花瓣晶莹剔透,衬着斑驳的泥墙和秸秆,映在古板清寂的木门旁,仿佛只与这苦寒和凄冷相匹配。

  故乡已老,时光带走了古旧的老屋,却带不走我对它历久弥新的念想。

附件:

相关链接: